首页 能量图文 正文

挚爱世界的人

扶贫 北回归线

摘要:为了进一步落实扶贫工作,由北回归线爱心协会常务理事、能量中国扶贫事务办公室主任牵头,在贵州省成立了北回归线爱心协会贵州分会,以教育扶贫为切入口,切实对贵州的贫困学子进行资助。

能量中国资讯(作者系 能量中国扶贫事务办公室主任、北回归线爱心协会贵州分会理事长余培)

▋编者按

为了进一步落实扶贫工作,由北回归线爱心协会常务理事、能量中国扶贫事务办公室主任牵头,在贵州省成立了北回归线爱心协会贵州分会,以教育扶贫为切入口,切实对贵州的贫困学子进行资助。

此文为余培带领志愿者对贵州宏宇学校进行教育扶贫的诸多思考及感悟,最先以内刊形式与合作方及共建单位分享,后因反响热烈,公开发布。

学校最终确定下来之前,这一次的项目官员王豫琳打电话给曾调研学校的校长,调研的时候,好几家学校都非常欢迎我们过去建图书馆,再次沟通也只是想确认一下实施细节,却听到其中一个学校的校长说,我们只要钱和衣服,其他都不要了,不然你们直接给我们钱吧。我们追问如果全部折换成现金,将用于哪些方面,校长答:这个嘛,肯定是用在学校建设上。心下不可避免的咯噔一下,我们无意揣测学校需要资金去建设学校哪一方面,但对于这个是是而非的回答,我们反而不知如何去说服他,教育于孩童的重要性早已不言而喻,我们以为在如今,在贵阳这样一个省会城市的城乡结合部,教育理念至少是不落后的,孩子们享受不到好的教育的主要原因是物质,现在却只能苦笑,因为面对一个饥饿得肚子都填不饱的人,我们深深明白任何说辞都是徒劳,原来我们尚且天真。我们也因此更加尊敬和珍惜每一个有着良好教育理念的校长,他们塑造了一个学校乃至一个片区的教育灵魂,哪怕由于长期资金的缺乏,他们做不到聘请优质教师、各类软硬件设施齐全等,但他们为孩子乃至家长建造了一个教育堡垒,这堡垒哪怕简陋,依然为这些尚未开放的花朵尽力阻挡了伤害,引进肥料。

最后,我们与捐赠方一同以投票表决的方式选出了本次冬季项目的实施点:贵阳市南明区华阳学校。调研队长王倩的一句话,为这个学校争取了很多票:校长很有责任心,你放心。她与我们都深深懂得,公益项目的最终实施效果不在公益组织提供了多么丰富的资源,在于执行者用了多少心,而校长是一个学校的灵魂。

按贵州的天气,十二月的下旬就已经是大雪封山,冰霜封路,这样的冬季出门,不论穿得多厚,寒气都会裹在湿润的空气里融进皮肤,将凉意丝丝入扣地灌到身体里,今年不知是不是全球气候变暖的原因,这个冬天不那么寒冷,然而因为过年时间较为靠前,招募志愿者的工作还是没有取得预期效果,报名者寥寥。我在人声嘈杂的公交车上问王豫琳是否取消项目,她不看我,表情认真:“你觉得,这个团队够不够?”于是,项目正式开展前的记忆在脑海里慢慢地回放:

回到贵州的第三天,接到贵阳义工小站云姐的电话说有十吨的物资需要搬运,招募志愿者遇到困难,询问我能不能去帮忙,几日前才从河北赶过来,还没有好好逛逛这个城市的郭付在我身边一口答应:去啊!于是在人员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两个人参与了装货、下货、分类搬运等工作,双双变成了灰人,轻轻拍拍衣服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会马上飞扬起分量很足灰尘,手酸了好几天。我有些过意不去,他笑得爽朗:嗨,没事,来这不就是干活的么!

为了解决与图书馆管理系统绑定的密码狗可能会丢失的问题,王豫琳带着必要的人员,在城市的每一个五金店、批发市场、电脑城等等地方转悠了一整天,不断寻找更好更简便的解决方法和做相关材料价格的比较,而我则去找捐赠方谈谈这一次的项目构想,待夕阳西下,打电话询问他们成果如何,她说整个贵阳市相关器材的价钱,没有她不清楚的了;

各个部门的主管一遍又一遍的讨论和修改着项目实施计划表,亮在凌晨两点钟的冷空气里的电脑闪动着不断冒出的头像和字句,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懈怠……

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事情,我在拥挤晃荡的人群里,突然就安心了,我们虽然人不多,却没有一个人放弃;我们力量单薄,却不吝于付出;我们年少,却拥有一颗披荆斩棘的进取心,有这样的团队,还有什么不够么?

按照惯例,我们在项目正式开展之前去采购了物资并送到学校。校长因家事不在学校,让我们自己拿了钥匙开了门进去,学校建立在位于斜坡上的居民楼里,一个倾斜了一部分的小院子作为操场,其中三层房屋是学校租下的,其余都是民用,正值寒假,只余了远近居民的些许不清晰的谈话声飘荡在空中。我信步游荡,恍然看见学校入门后的斜坡中段有一个展览板,大部分都是学生念书的照片,就想起来调研后王倩说,华阳曾经一次性收到了两百多本《论语》,校长便要求学生每天早读都读,王倩临走时,校长很自豪:“我的学生能够把论语读通了!”简陋的操场,立着笔直的旗杆,黑板报上的还残留着上学期的笔迹,点滴里都看得出学校的用心。傍晚的夕阳懒懒的照在展板的玻璃上,我在略有些刺眼的反光里微微眯了眼:我想我喜欢这个学校,就像半年前踏进宏宇的时候一样,我知道他们和我们,是能够坦诚以待的两个团体。

项目正式实施的早晨,我和王倩拿了写有“北回归线爱心协会”的牌子在约定好的公交车站接志愿者。施瑞康是高二的学生,一路上都在询问我关于协会和项目的问题,每一个问题都是显而易见的逻辑清晰又问得温和有礼,我不禁好奇这个还未真正接触到世界的有些腼腆的大男孩为何愿意从温暖的被子里爬起,踏着清晨的清冽赶来这里,他笑:“就是不想做一个除了学习和玩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而已嘛。”这样的回答显得可爱而真实,我们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个在坚持着做公益的团队,都有自己的核心理念和行动源动力,热爱、不忍、责任等等都好,都是我们在这一路的坚持中慢慢发掘出来的,也许最开始,我们也不过是不想要过对世界知之甚少的生活,而开启了另一段旖旎旅程。只是坚持的人看到了更多更深刻的东西,或许又发现了更多“我愿意”的理由。

这一期的特约摄影师朱宇松,背着沉重的器材兢兢业业地记录着每一个劳碌的画面和暖人的笑脸,在我有些手忙脚乱的时候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抚,然后转身继续去拍照、去采访,丝毫不疼惜单反的快门。这一位非常热爱天文,迷恋着星空的摄影师,曾守候至凌晨拍星轨、追寻过流星、走过了不少地方,拍着许许多多风景和笑容,也愿意把住在心里多年的那浩瀚又美丽的星空挤一挤,挪一个位置给今天、给眼前这些人这些事,也因为如此,才让人知道原来摄影师最好的技能不是捕捉瞬间,而是捕捉氛围,去传达和阐释一个想法、一种理念。脚踏实地又仰望星空的人,总会让人有奇异的放心,他会执行好所有的任务,也会把星空的浪漫和美好带到每一张照片里,传达我们所想要表达的东西。这样的人文气息覆盖在他身上,让我不得不相信那个相机那个镜头和那个人眼里,有着最干净最美好的世界,也有着停驻时间的魔力。

哪怕才13岁,笑起来有可爱虎牙的小姑娘陈如瑶,也在尚且天真烂漫的年龄跟着我们忙上忙下,大概是由于她妈妈是公益人的缘故,小姑娘格外理解我们的工作,书上的灰尘扑面而来的时候,她转头躲避并咯咯乐了,并不觉得脏和累,跟着团队干得热火朝天。她跟我们不一会就熟了,跟我们有了更多的交流,从项目、公益,到大学、专业,甚至是人生选择,都有涉猎,我暗暗惊呼还未满14岁的孩子能够对自己有如此多的考量,虽不深入,却已属难得,这样的乖巧懂事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我禁不住想要询问,是什么影响着这一代学子的思想,又是什么样的思想能够带来蜕变和飞跃?是听妈说了很多公益人的故事,见过了太多隐藏在喧嚣人群后的弱势群体的寂寥生活,所以对自己、对未来、对成功和失败、对幸福与不幸、甚至对生活和社会,都有了一定的思考吗?我无法回答,也知道年纪尚小的她还没法梳理和阐述,却深深觉得,我们说的高质量家庭教育,也许就在这一场又一场的奔波和劳累中,让视野和心胸,眼见为实地升华。

还有同样才华横溢的宏宇特约摄影师张子峣,还有远在山东却不断关心询问项目进展的2013暑期项目领队邹孟秋,还有踏实体贴的邓梅,还有温柔负责跟随我们辗转一个又一个学校的何慧萱,还有许许多多跟着我们吃过灰尘等过天晴的志愿者们……

这一路走来,看到了越来越多来自不同领域不同年龄段的人在关注弱势群体,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和帮助,我们心怀感激,更是心怀希望,这个领域的明天,有着露了头的太阳带着光芒从层层雾霭中升起来。我们依然稚嫩,却因为有了更多人的支撑和搀扶,在成熟和独立的道路上加速前行——怀着一颗越来越柔软,也越来越强大的心灵。

这一期项目新加了采访活动,孩子们被分成了两个组,交替进行着游戏、参观图书馆并学习操作系统、采访三个环节,项目官员王豫琳和各个环节负责人忙得不亦乐乎,我则落得清闲,靠在门框上看孩子们接受采访。很多人都没有跟他们接触过,以为他们和媒体做的宣传一样,沉默地担着生活的负担,因为没有父母在身边,小小年纪既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爷爷奶奶外婆外公,闭目塞听,对外界一无所知,因而变得内向胆怯又迷茫。而我所接触的很多的孩子一如我们的童年,天真活泼好动,看见哥哥姐姐手里拿着的糖果会露出眼馋的表情,会略带羞涩但绝不带怯懦的问我们怎么样才能吃到糖,不知道双簧管没见过竖琴但他们会告诉你他们觉得钢琴很高贵,小提琴很优雅,他们认为只要能发出好听声音的都是乐器,比如树叶和草根,我们中不乏琴艺精湛的人,却微笑说“是我肤浅,不知道哪怕器械千万种,大自然依然是最好的乐器。”他们与我们的幼年何其相似,都对世界怀着童心,烦心事被风一吹就散,看见好吃的会馋,看见玩具会好奇,看见陌生人会羞涩,熟起来了也会盘着你的脖子耍赖撒娇让你陪他们玩游戏,真心喜欢的人离开的时候会问你何时回来……然而我们又是那么的不同,同样的纯真后是他们可能要花费很多时间精力去追赶的时代,是他们要去消化和吸收的所谓“同人不同命”,是他们要去不断尝试并一力承担所有欢喜忧愁的艰苦人生,是太多太多由于物质和经济条件、家庭教育和校园教育差异等带来的迥异。而我们,又何德何能,能够轻而易举躲开这些沉重又艰难的情况?他们,又为何要承担这些?

可是他们依然爱这个世界。幼小的年龄尚且不知“爱”作何解,却理解得简洁易懂:“像喜欢糖一样!”我们能够从眼神和灿烂笑容里知道,他们是真心的爱着这个世界,哪怕这世界没有公平的对待每一个孩童。我们被这样的相似和相似表面下的迥异所震撼,也被巨大差异下的纯真善良感动着,我们无力吹化雪春风,但依然愿以我们的绵薄之力,撑起虽弱小却没有放弃过的保护伞,让这童真绽放得久一点、再久一点,让他们迎接世界的时候能够自信一点、再自信一点。这样的心思并非仅仅源自于“善良”、“同情心”、“使命感”等词语,而是他们展现给我们的另一个世界——虽然知道自己境遇不是很完美,却依然愿意对所有人展开无邪的笑颜;哪怕小小年纪要承担超出能力范围的负担也依然觉得这是自己该做的并尽力做好;对于自己本该拥有的东西:图书、衣物等,怀着永远感激的心态……这是一个我们曾经想象和了解过,却从未亲身体验过的世界,因而在亲眼所见、亲耳所听的时候,带来的冲击和震撼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让我们不得不在振聋发聩中去反思和自省——

一个被不公平对待着的孩子,竟如此深沉又纯粹的爱着这个世界,我们还有什么可埋怨的?

关于合同,校长让我反反复复修改了多次,细致到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认认真真询问我他理解的意思是否就是合同里表达的意思,认真记住我们的运营要求的所有细节,末了有些抱歉地说:“你别觉得我烦啊,合同是大事,我得弄明白了。”我微笑表示理解和赞同,他点头,絮絮地说起孩子们的贫穷在现实和命运面前多么无助——“我们学校最优秀的一个学生,前几年得病死了……”他伸出手指指着电脑屏幕上一个扎着马尾站在队伍最前面微笑着跳手语舞的姑娘:“没钱治啊!”他无法力挽狂澜,只能看着一个活泼的身影从校园里消失,一个鲜活的生命从日升月落里消散,所以才会真正做到珍惜每个学生,对每一个学生每一件事情都细致负责,包括运营数据传输频率能在哪一个范围内波动都问得清清楚楚。

他说得平静,大概是听过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已然淡然,可是我觉得心酸,此时此刻还活跃在屏幕上的人儿在我看到她面容的现在已经消逝不见,因为贫穷和疾病,她一定走得不安宁。这样直接的时空相隔感让心脏像浸泡在一百个柠檬压榨出的汁水里,酸涩无比。

我们曾经是少不经事的孩子,被呵护被宠爱,哪怕曾在风雨里飘摇过,也不曾见过真正残酷的大风浪,因为些许的不如意,也曾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也曾抱怨运气不好,也曾打着减压的旗号享乐,可是当我们真正站在这些残忍的事实面前的时候,才会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力,那些情绪和不顺在真正的不幸面前又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当苦难被立体地呈现,我们在海啸般的震惊和冲击过后,才会真的明白如何俯下身去,甚至低到尘埃里,去看、去听、去感受他们的生活和他们的种种无奈,也会被那无奈里从未消失过的乐观和希望深深震颤——悬崖上的花,是用沉默地坚持和奋进来表达自己对生命对信念赤城的敬意和热爱!

这是我们从未经历过的生活。它让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和梦想都得到锻造和重塑。

我看到王豫琳从急躁易怒的急性子,变成了反复应对媒体数十次丝毫没有怨言的样子;我看到不知道如何去谈判和处理公关事件的王倩独当一面地协调与政府、学校、志愿者等方面的关系并且越来越娴熟和自信;我看到邓闵从那么温和不会争取什么东西的女生,变成了能够与媒体、与合作方礼貌又清晰的表达孩子、我们的所想与所需的样子;我看到处世淡然情绪内敛的周桐因为拉不到赞助购买图书而沮丧不已,因为终于找到合作方而笑得开怀,并越来越习惯去表达自己意见;我看到内向敏感的杨雨希面对采访镜头笑得自信又充满底气:“我曾经是内向的人,但现在不是了”;我看到一心念书却被我们“拖下水”的乖乖女李慧开始去审视自己的人生并勇敢反抗曾经的自己,积攒着勇气去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我看到爱玩爱闹的周品亮学会去为别人考虑,处理事情的心态也越来越冷静平和……

我看到了太多太多令人惊喜得热泪盈眶的改变,它们仿佛在一瞬间爆发性的让人关注到,又仿佛每一个刹那都在积攒着能量去推翻从前的自己,建造新的自我。

当我们面对外界和自己,都越来越坦诚宽容,任何情况下都从容而温和的时候,我能感觉得到,那一颗心脏已经变得越来越柔软,对幸福和快乐的感知能力变得越来越强,更容易满足也更容易被感动。又因为有了牵挂和动力,更理解责任的含义,对世界和社会、自己和别人的理解也愈加客观,在任何境遇里都能心境平和淡定又坚韧地去坚持,去追寻大大小小的梦想,这一颗心,也变得越发坚韧刚强。

当离开华阳时校长放起《感恩的心》并号召学生为我们跳起手语舞的时候,我只想在如是温暖阳光里深深拥抱你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在默默努力默默坚持的人,谢谢你们用自己对“善良”、“责任”、“梦想”、“自我”、“坚持”、“行动”等词语身体力行的诠释,让我看到了更美好的世界。

谢谢你们的一路陪伴和坚持。谢谢所有人的帮助和支持。谢谢曾经遭遇、即将面对的困难和挫折。谢谢所有雪中送炭和紧紧相依。谢谢所有的爱和被爱。

孩子、校长老师、媒体、捐赠方合作方、志愿者,和这世界上千千万万个你们,都是挚爱着这个世界的“我们”。

对我来说,比“阳光”、“回家”、“微笑”、“拥抱”“美食”、“陪伴”更温暖的词语,是“我们”。

责任编辑:孙靖白

蒙自—香港青年交流大会暨2018年七彩云南公益行动启动仪式隆重举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