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量偶像 正文

能量偶像人物志:做传统文化秉烛人——张云雷

能量中国 张云雷

摘要:在粉丝的眼里,“辫哥哥”正当年,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这个从小接触传统文化的大男孩颇有几分公子气息。他在伤后重归舞台时,更是平添了几分沉静和恬淡,自言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以前生气起来,大家都不敢理他主动避让,现在他却把脾气都熄灭在了心里。

微信图片_20191101125807

能量中国融媒体信息中心(责任编辑雷龙宇)从9岁到27岁,张云雷已经进入正式走进这个行当18年,面对突然的爆红和关注度,他说:“我还是我。”郭德纲笑言不是迅速爆红:“从9岁到27岁才红,再不红就老了。”

在粉丝的眼里,“辫哥哥”正当年,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这个从小接触传统文化的大男孩颇有几分公子气息。他在伤后重归舞台时,更是平添了几分沉静和恬淡,自言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以前生气起来,大家都不敢理他主动避让,现在他却把脾气都熄灭在了心里。

也许无人想到,这个5岁时在台下听表姐唱曲艺的孩子,能由此契入,愈行愈坚,如今教会了无数粉丝唱《锁麟囊》、《春闺梦》,在北京展览馆的演出更是掀起了千人齐唱评戏的场面,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微信图片_20191101125827

没有谁会突然成名,公众只见春风来后燃起的一树桃花,却忘记了几千个日夜勤学苦练的铺垫,他“说学逗唱”里唱的部分,是曾被郭德纲按在角落错一个字打一巴掌练下的唱功。

别的孩子都在玩儿的时候,他在背贯口,不断地重复,错一个字打一个嘴巴。儿时学艺是最痛苦的,孩子心性偏要忍耐着枯燥,一段《报菜名》,早上100遍,中午100遍,晚上100遍。

对比现在千人场的票瞬间售罄的盛况,他也曾经因为凑不满10观众不能开演而焦急伤心。他自言永远也不会忘记,有一次演《大上寿》的时候,一共只卖了两桌,其中一桌喝多早走了,剩下一对夫妻特别捧场,说什么什么笑,他坚持讲完,然后给他们返的场。

微信图片_20191101125847

好在他是从心底里热爱这个舞台。

有粉丝回忆,早年间他专攻太平歌词,嗓子没挡,有时候震得耳朵生疼。刚开始上台的时候,台风也很稳,唱到一半紧张忘了词就重头再唱。

2011年,他重回舞台的时候,有粉丝怕他不习惯,专门赶去捧场。刚倒仓回来的这年,他有些羞涩和不自信,有时候连观众都不敢看,这些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老粉丝”在谈论他的时候却无一不是带着期待和关爱的语气。

他因为意外躺在ICU的时候,有医生无意说:以后考虑做幕后吧。

听到这个话,我心都死了。张云雷说。

稍微好一些以后,他就疯狂打玉子,使劲攥,使劲打,一边打,一边掉。

“相声也救了我,我们算是生死之交。”张云雷说。

再次登上舞台的时候,粉丝打起了“欢迎回家”的横幅,他身体里带着108块金属给大家表演,在被人感慨辛苦时他又说,不希望怜悯,相声就是他的工作。

微信图片_20191101125909

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将传统文化从新带入了粉丝们的生活,传统和娱乐在他身上得到了一个奇特的平衡点。做完综艺节目和真人秀,他继续开专场说相声。

在热闹的节目后,他还是那个一杯茶,一盏香,听着戏曲、曲艺就过一天的年轻人。高人气似乎并没有惊动他内心的宁静,传统的唱腔依然让他百听不厌。

他还是坚持在不改动根本的情况下,让传统的曲艺焕发新的力量。

责任编辑:宋璟

蒙自—香港青年交流大会暨2018年七彩云南公益行动启动仪式隆重举行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